幼稚完

娱乐圈小段子

江景此时正现在机场一片乌压压的人群里,手里高举着吕颂贤的牌子还晃啊晃。他个子高,在女粉丝当中显得尤为突出,然而他完全不在意,因为,手机晃着的毕竟是自己媳妇儿的牌子啊。能正大光明的晃自己媳妇儿的牌子,想想还有点小骄傲呢!就是跟自己竞争的人太多,不过,自己有优势啊,性别优势,没错,媳妇儿才不会喜欢这些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呢,反而是那种五大三粗的比较要防备好吗。
  正当江景东想西想时,吕颂贤已经下了飞机,朝这边走了过来,粉丝的尖叫声很好的把他拉回了现实,他跟在一群女粉丝后边,跑在了较前面,还想着,现在的粉丝真是太疯狂了啊,小女生为什么能跑的那么快啊。
  吕颂贤被粉丝围的水泄不通,不得不停下来接受粉丝的热情,挥挥手跟粉丝打招呼,趁粉丝停下脚步,江景凭着大个子优势挤到了前面,在一群女粉丝愤怒的目光中挤到吕颂贤身边。吕颂贤在骚动中明显发现了他,不过并没有在意。江景感到媳妇儿真是好好看啊,脑子一抽,就伸手江景此时正现在机场一片乌压压的人群里,手里高举着吕颂贤的牌子还晃啊晃。他个子高,在女粉丝当中显得尤为突出,然而他完全不在意,因为,手机晃着的毕竟是自己媳妇儿的牌子啊。能正大光明的晃自己媳妇儿的牌子,想想还有点小骄傲呢!就是跟自己竞争的人太多,不过,自己有优势啊,性别优势,没错,媳妇儿才不会喜欢这些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呢,反而是那种五大三粗的比较要防备好吗。
  正当江景东想西想时,吕颂贤已经下了飞机,朝这边走了过来,粉丝的尖叫声很好的把他拉回了现实,他跟在一群女粉丝后边,跑在了较前面,还想着,现在的粉丝真是太疯狂了啊,小女生为什么能跑的那么快啊。
  吕颂贤被粉丝围的水泄不通,不得不停下来接受粉丝的热情,挥挥手跟粉丝打招呼,趁粉丝停下脚步,江景凭着大个子优势挤到了前面,在一群女粉丝愤怒的目光中挤到吕颂贤身边。吕颂贤在骚动中明显发现了他,不过并没有在意。江景感到媳妇儿真是好好看啊,脑子一抽,就伸手摸了摸媳妇的脸,还捏了一下脸。。。
  吕颂贤怔了一下,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他的粉丝们看见自己爱豆被一只爪子摸了脸也明显愣住了,在一阵死一般的沉默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吼。
  哎呦,要不要这么大声,耳朵给你叫聋了。然后,更惊恐的是,由于江景的带动,无数女粉丝伸出自己的手尽可能的往吕颂贤身上各个地方碰。简直像极了鬼屋墙壁上伸出的手啊
  江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麻蛋,那是我媳妇儿啊,不要乱摸啊。
  吕颂贤及其经纪人没想到之前还算有秩序的粉丝此刻化身豺狼虎豹,躲闪不及,连忙要跑。江景此时也反应过来,拉着媳妇儿就要跑路。于是在机场就发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一个高个男子拉着一个戴口罩墨镜的男生一路奔跑在不算空旷的机场,后面跟着一群粉丝,首当其冲的也是吕颂贤的经纪人,哎,爷耶,你跑慢点,别把我丢下啊!
  理所当然的,后来吕颂贤出机场上了热搜,在家里看见了的吕颂贤气的跳脚,忍不住把在客厅煮饭的江景拉出来,扯着他的耳朵,大叫,你以后再敢来接我的机试试!!!
  江景一脸狗腿的看着媳妇儿,毫无悔意把爪子勾搭上媳妇儿的细腰,好好好,以后不接机,不接机不过我今天不是还带着你跑开了那些粉丝那,将功抵过好不好,啊,媳妇儿不气。
  吕颂贤望着江景狗腿的笑容,在心里感叹,我当初为什么要找个智障过日子啊!
  摸了摸媳妇的脸,还捏了一下脸。。。
  吕颂贤怔了一下,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他的粉丝们看见自己爱豆被一只爪子摸了脸也明显愣住了,在一阵死一般的沉默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吼。
  哎呦,要不要这么大声,耳朵给你叫聋了。然后,更惊恐的是,由于江景的带动,无数女粉丝伸出自己的手尽可能的往吕颂贤身上各个地方碰。简直像极了鬼屋墙壁上伸出的手啊
  江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麻蛋,那是我媳妇儿啊,不要乱摸啊。
  吕颂贤及其经纪人没想到之前还算有秩序的粉丝此刻化身豺狼虎豹,躲闪不及,连忙要跑。江景此时也反应过来,拉着媳妇儿就要跑路。于是在机场就发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一个高个男子拉着一个戴口罩墨镜的男生一路奔跑在不算空旷的机场,后面跟着一群粉丝,首当其冲的也是吕颂贤的经纪人,哎,爷耶,你跑慢点,别把我丢下啊!
  理所当然的,后来吕颂贤出机场上了热搜,在家里看见了的吕颂贤气的跳脚,忍不住把在客厅煮饭的江景拉出来,扯着他的耳朵,大叫,你以后再敢来接我的机试试!!!
  江景一脸狗腿的看着媳妇儿,毫无悔意把爪子勾搭上媳妇儿的细腰,好好好,以后不接机,不接机不过我今天不是还带着你跑开了那些粉丝那,将功抵过好不好,啊,媳妇儿不气。
  吕颂贤望着江景狗腿的笑容,在心里感叹,我当初为什么要找个智障过日子啊!

没事写的小段子

他站在那,身影藏在一片雾气蒙蒙中,忽隐忽现。忽的一抬眼,那滴泪竟然顺着睫毛掉落下来,就像是屋外飞鸟停在窗台上抖落那一身的雨。他哭着,身边都像是蒙了一层水气,让人仿佛听见春雨打在树叶上的声音,滴滴答答,淅淅沥沥,他就这样,像是在雨里站着,忧愁着,头低垂着,叫人一时分不清他是否真的在落泪。

存在软件里的文全都不见了,主要是大纲特别重要的全都没了,一下子就颓了,总觉得自己好像太脆弱了,突然就不想写了,也许自己根本不适合写懂我,总会这样想。